欢迎来到云南昆明律师网

罗某4、朱某等与解开朗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9-09-19 来源:裁判文书网 作者:admin
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云0111民初4296号
原告:罗某4,男,汉族,1948年11月22日出生,云南省墨江县人,住云南省墨江县。
原告:朱某,女,汉族,1953年9月25日出生,云南省墨江县人,住云南省墨江县。
原告:罗某1(曾用名:罗某3),男,哈尼族,2002年1月25日出生,云南省墨江县人,住云南省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县。
法定代理人:罗某4,身份信息同原告罗某4一致,系原告罗某1的祖父。
法定代理人:朱某,身份信息同原告朱某一致,系原告罗某1的祖母。
原告:罗某2,女,哈尼族,2012年5月12日出生,云南省墨江县人,住云南省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县文武镇安益村民委员会河海田组**,现住昆明市官渡区。
法定代理人:罗某4,身份信息同原告罗某4一致,系原告罗某2的祖父。
法定代理人:朱某,身份信息同原告朱某一致,系原告罗某2的祖母。
以上四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永宏,云南尚祥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解开朗,男,汉族,1987年2月5日出生,云南省会泽县人,,住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现羁押于昆明市五华看守所。
委托诉讼代理人:白杰,云南雁序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昆明市明恒渣土运输有限公司。
住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北环中路白云路**白云商住楼****商铺
法定代表人:鲁彪。
被告:云南恒际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
住所;'>住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北市区红兴路时代锋尚园******v>
法定代理人:高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黎人豪,男,汉族,1988年9月24日出生,现住昆明市官渡区,该公司员工,一般授权代理。
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世博支公司。
住所:云南;'>住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教益路**div style='LINE-HEIGHT: 25pt; TEXT-INDENT: 30pt; MARGIN: 0.5pt 0cm;FONT-FAMILY: 宋体; FONT-SIZE: 15pt;'>负责人:郑云川,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丽梅,女,汉族,1995年1月26日出生,住云南省宣威市,,住云南省宣威市授权代理。
上列当事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4月27日立案受理后,于2018年7月30日、2018年9月25日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罗某4、原告朱某、原告罗某1、原告罗某2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永宏、被告解开朗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白杰,被告云南恒际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际劳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黎人豪,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世博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丽梅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昆明市明恒渣土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恒运输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经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诉辩主张
原告诉讼请求:1、被告解开朗、被告明恒运输公司、被告恒际劳务公司连带赔偿原告各项损失732832.98元;2、被告保险公司对以上费用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3、四被告连带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告解开朗辩称:原告计算赔偿标准过高,具体在质证中答辩。
被告明恒运输公司未做答辩。
被告恒际劳务公司辩称:我司和原告起诉交通事故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司不承担赔偿,原告起诉我司属于起诉对象错误,请法院驳回对我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我司承担保险范围内的赔偿费用,具体费用在质证中答辩。
案件事实
一、事故经过:2018年3月2日21时许,被告解开朗驾驶经检验转向系左前轮与直拉杆有干涉现象,不符合《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及《汽车维护、检测、诊断技术规范》相关技术条件要求的云A×××**号重型自卸货车到昆明市广福路万科翡翠工地拉渣土,在万科翡翠工地门口右转时,遇罗某5醉酒后(经检验鉴定乙醇含量为179.31mg/100ml)驾驶昆明1800600号电动自行车(载乘其妻子李贵琴、其女儿罗某2)直行通过路口。被告解开朗未查看右侧来车情况,其所驾车车头右前部与罗某5所驾电动车车上人员身体相碰擦,随即被告解开朗所驾车前横梁下表面擦压电动自行车车身左侧,第一轴、第二轴、第三轴右侧车轮碾压罗某5及李贵琴身体,致罗某5和李贵琴现场死亡(经法医鉴定罗某5符合开放型颅脑损伤死亡,李贵琴符合颅脑损伤及胸部损伤死亡),罗某2受轻微伤,电动自行车部分损坏。
二、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结果:被告解开朗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罗某5承担次要责任,李贵琴和罗某2无责任。
三、被告及肇事车辆概况:云A×××**号重型自卸货车登记的所有人为被告明恒运输公司,车辆系挂靠在被告明恒运输公司。该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5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经法庭询问,被告解开朗称车辆实际所有人为其本人。另原告称起诉被告恒际劳务公司的理由为事故发生在被告恒际劳务公司的工地旁,因该被告未尽到安全提示义务,因此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四、原告与死者的身份关系:原告罗某4为死者罗某5(1975年1月3日出生)的父亲,原告朱某为罗某5的母亲,罗某5和李贵琴系夫妻关系,育有一儿子原告罗某1、一女儿原告罗某2。原告罗某1和原告罗某2的监护人经罗某5的父母罗某4、朱莲芝以及李贵琴的父母李富良、张润珍约定由原告罗某4、原告朱某担任。
五、原告已获赔偿情况:2018年3月7日经交警部门主持,死者罗某5、死者李贵琴的家属、被告解开朗的委托人和云南恒际公司星河嘉园项目土石方工程项目部负责人彭志顺为达成遗体处理进行调解,调解中被告解开朗方表示先由解开朗支付死者家属4万元人民币作为死者的丧葬费和小孩的生活费用,其他费用请施工单位帮忙赔偿一下解决好这个事;云南恒际公司星河嘉园项目土石方工程项目部表示,既然肇事方拿不出那么多钱来,那么公司愿意补偿死者家属120000元,款项支付后公司就不再支付该案相应的民事赔偿等。死者罗某5、死者李贵琴的家属对以上意见表示同意。同年3月8日,被告解开朗支付了40000元,云南恒际公司星河嘉园项目土石方工程项目部支付了120000元。原告表示,两笔款项已收到,且视为由合并审理的(2018)云0111民初4295号一案中原告收受的,但因付款的云南恒际公司星河嘉园项目土石方工程项目部并非本案被告,因此不同意在案件中抵扣120000元。
六、损失构成情况:原告主张丧葬费47844元、死亡赔偿金61992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90245.22元、交通费1500元、住宿费900元、伙食费563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本院对以上费用认定如下:
1、丧葬费:结合本案事实,该项费用原告诉请47844元(95688元/年÷12月×6月)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2、死亡赔偿金:原告提交证明、营业执照、用工协议、薪酬支付明细表、健康证、检验报告单、健康检查表、电动车防盗登记证、学生卡、接种登记卡。经质证,被告解开朗、被告保险公司对用工协议、支付明细表认可合法性、关联性,不认可真实性,认为签字的笔迹不真实,薪酬支付明细表的工资发放时间和合同签订时间不一致,且有死者罗某5的弟弟罗新文的签章;对其余证据真实性认可,但不认可关联性和证明内容,认为疫苗接种不能证明连续居住的事实。被告恒际劳务公司对证据不予认可。被告保险公司提交企业信息表1份。经质证,原告和被告解开朗对证据三性认可,被告恒际劳务公司不予质证。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单位证明文件有单位负责人签字,证据之间能够形成证据链,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保险公司提交的证据原告和被告解开朗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交的用工协议中合同期限约定至2019年,而用工单位的营业登记期限至2018年6月24日。该情形原告表示可以补办期限。综上,有效证据能够证明死者罗某5发生事故时已经在本市区生活、居住满一年以上,、居住满一年以上认619920元(30996元/年×20年)。
3、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可知原告罗某4、原告朱某育有四名子女。结合其二人户籍情况,二原告需抚养符合常理。原告按照2017年云南省农村常住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标准诉请本院予以支持,但原告诉请的时间计算本院予以调整。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本案中四原告的被扶养人生活费超出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居消费性支出额,故本院结合四原告的年龄情况,确认前23个月四原告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37490元(19560元/年÷12月×23月);此后,原告罗某4的被扶养人生活费确认为16890元[8027元/年÷12月×101月(124月-23月)÷4人],原告朱某的被扶养人生活费确认为27258元[8027元/年÷12月×163月(186月-23月)÷4人];原告罗某2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100245元[19560元/年÷12月×123月(146月-23月)÷2人],该项费用合计181883元(37490元+16890+27258元+100245元),本院予以确认。
4、交通费:原告提交发票10张。经质证,被告解开朗、被告保险公司对证据认可。被告恒际劳务公司对证据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发票无时间、人次记载,本院不予确认。结合原告处理交通事故客观上会产生交通费的情况,该项费用本院酌情确认1000元。
5、住宿费:原告提交发票9张。经质证,被告解开朗、被告保险公司对证据真实性认可,不认可关联性。被告恒际劳务公司对证据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发票为连号手斯发票,无住宿人员和住宿时间记载,本院不予采纳,该项费用本院不予支持。
6、伙食费:原告未提交证据证实,但原告处理交通事故客观上会增加伙食开销,该项费用本院酌情支持500元。
7、精神损害抚慰金:本次事故造成原告亲属死亡的严重后果,该项费用本院酌情支持30000元。
裁判理由和结果
本院认为:原告主张的损失能认定的为881147元。因本次事故亦造成罗某5的死亡,且罗某5的亲属已经诉到本院,故按照两案损失的比例情况,本院确认由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死亡残疾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5000元(110000元×50%)。不足部分826147元(881147元-55000元),因被告解开朗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故应由云A×××**号车辆的责任方承担660917.60元(826147元×80%),原告自行承担另外20%的责任。因事故车辆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5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故按两案责任比例,应由被告保险公司赔偿原告250000元(500000元×50%),保险公司合计应赔偿原告305000元(55000元+250000元)。不足部分410917.60元(660917.60元-25000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被告解开朗作为运输经营用车云A×××**号车辆的挂靠人,被告明恒运输公司作为该车的被挂靠人,经原告请求,应对原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综上所述,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六条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世博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罗某4、原告朱某、原告罗某1、原告罗某2各项经济损失305000元;
二、被告解开朗、被告昆明市明恒渣土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原告罗某4、原告朱某、原告罗某1、原告罗某2各项经济损失410917.60元;
三、驳回原告罗某4、原告朱某、原告罗某1、原告罗某2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1128元,由被告解开朗、被告昆明市明恒渣土运输有限公司承担8902.40元,由原告李富良、原告张润珍、原告罗某1、原告罗某2承担2225.6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审 判 长  张红昆
人民陪审员  张静忠
人民陪审员  罗绪良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郭 璐

云南律师,昆明律师,找律师,打官司,法律咨询,委托云南|昆明资深律师,重大案律师,知名律师维权,需要婚姻家庭,交通事故,经济合同纠纷,刑事辩护律师,就上云南昆明律师网
滇ICP备12000640号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0505号 版权所有:易德祥律师 技术支持:找法网   返回首页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